中國工業報 馬艷

  當前,世界百年變局和疫情相互交織,各種安全挑戰層出不窮,世界格局加速演變,裝備制造業正面臨嚴峻挑戰。如何在“變局”之中探尋創新發展的“應變之策”,是我國裝備制造業亟待解決的重要課題。


  7月13日,在京召開的“百萬莊論壇:機工智庫發布會(2022)”以“變局與應變之策——裝備制造業安全與發展”為主題,為中國裝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開出了“良方”。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院長、機械工業出版社社長李奇表示,今年的發布會,是機工智庫召開的第七屆自有研究成果發布會,恰逢信息院成立70周年。要站在國家戰略高度,審視裝備制造業格局之變,探討應對之策。


 

抓住產業變革機遇


  “裝備制造業是國之重器,是國家經濟實力和核心競爭力的集中體現,是國家總體安全的重要基礎。”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會長王瑞祥認為,要堅定不移地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堅持以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為目標,以應用牽引、問題導向為原則,全力攻高端、夯基礎、補短板、揚優勢,加快提高機械裝備的國產化替代率,提升國家重大技術裝備的國產化水平,把科技的命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工信智庫聯盟秘書處何霞也認為,裝備制造業的創新發展是穩經濟、穩就業、穩增長的重要動力。


  作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關鍵基礎設施,工業互聯網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加速器”,在推動裝備制造業創新發展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工業互聯網是實現裝備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路徑。”何霞表示,工業互聯網作為構建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全面連接的新型生產制造和服務體系,是裝備制造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的關鍵路徑和方法論。要認識工業互聯網發展面臨的形勢,抓住技術產業變革機遇,發揮我國龐大的產業規模、完整的產業體系和市場優勢,推動裝備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推進,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也在加速重塑。機工智庫研究員羅蓉指出,“在此背景下,我國產業鏈供應鏈面臨技術、資本和能力等多重風險。”


  羅蓉建議,在大變局下,要樹立風險意識和底線思維,分析產業鏈供應鏈不同環節的風險點,精準實施穩鏈、固鏈策略;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基礎的穩定產業生態,深入理論研究和政策工具儲備,加快布局科技情報體系,在識變、應變、求變中發揮我國的特色和優勢。


  


形成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機制


  “隨著我國制造業逐步實現從規模增長向質量提升的轉型變化,基于多重動力集成、多種要素融合的新模式新業態的創新速度也在不斷加快。”機工智庫研究員袁雪崢認為,目前我國創新組織形態正在從單一企業、部分企業創新向產業鏈集群或產業鏈生態型創新轉變;創新著眼點在從簡單產品開發制造轉向更符合“第一性原理”的客戶需求方向;技術創新重點從簡單的技術集成和應用開發進入基礎技術創新突破。


  在創新的新階段、新特征、新要求下,企業都是采取何種創新策略,帶動世界級制造能力的培育?機工智庫研究發現,如果將傳統價值鏈的各個環節進行解構,那么價值鏈上的各環節都可以被解構為企業不同的創新建設方向,形成六大創新節點能力,分別是基礎技術推動力、供應鏈掌控力、制造工藝革新力、產品創新先驅力、客戶需求引領力、商業模式延展力。


  “領先企業會將解構后的價值鏈節點彼此鏈接,而非以傳統的鏈狀的形式存在,這就形成了其基于自身能力建設的創新‘鉆石’。”袁雪崢表示,世界級制造企業在自身創新“鉆石”基礎上還會緊密并聯其他創新企業,進而結成形態穩固的“蜂巢”。


  為此,袁雪崢建議,一是補齊穩固六大創新節點能力,強化企業的創新主體地位,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的優勢,為新產品、新技術、新業態迭代提供應用場景和市場環境;二是建立各個能力節點之間的強連接,加強基于互聯網新興基礎能力和平臺建設,促進工業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在企業研發設計、生產制造、經營管理、銷售服務等全流程、全產業鏈的綜合集成應用;三是擴展創新能力“鉆石”面積,圍繞六大創新節點能力,構筑擴展我國制造業發展的堅實基礎,營造良好的創新環境;四是各個領先企業形成緊密聯系,鼓勵和加強企業之間的聯盟、競合,整合關鍵價值單元,進行全產業鏈創新能力建設,形成產業鏈與創新鏈的融合機制。


  


構建制造業人才賦能平臺


  “不論中國制造2025,德國工業4.0,還是美國智能制造,都昭示著以數字化和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基礎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已拉開序幕,要在這場工業革命推動的產業競技中占據有利位置,人才始終是每個制造強國關注的焦點之一。”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產業與市場研究所(電氣媒體中心)副所長周晟宇認為,當前,我國制造業人才供需矛盾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日趨突出。一方面,制造業正在經歷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的轉變,我國制造業正在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攀升,另一方面,當前我國正面臨人口紅利減弱、就業多樣化、制造業人才培養模式滯后及疫情等多重因素疊加交織,制造企業出現“用工荒”,缺工問題嚴重影響著企業的正常生產運營甚至威脅到企業的生存。


  周晟宇表示,制造業已經步入數字化和智能化時代,制造業人才培養也借助數字化進行改進和提升,建議政府主管部門提供政策引導和資金支持,制造企業提供工具、場景等相關資源,學校制定課程體系、考核辦法,同時,委托擁有平臺運營經驗和內容資源優勢的第三方機構構建制造業人才賦能平臺,打通人才培養、人才評價、人才配置等環節,為學校人才培養和評價,企業人才招聘和員工培訓服務。


  


推動新能源裝備產業發展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副院長、工信智庫聯盟副理事長石勇表示,“機械工業直接排碳占我國工業碳排放的5%,在這場‘雙碳’革命中,裝備制造業沒有得到廣泛關注。但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會發現,裝備制造業才是實現‘雙碳’目標的關鍵和根本。”


  石勇認為,能源生產從主要依靠資源轉變為更多依靠裝備,使能源由過去的資源屬性轉換到裝備制造業屬性。這次綠色轉型核心根本就是換技術、換裝備。實現“雙碳”目標主要的創新動力來自于裝備。機工智庫粗略統計:近十年與“雙碳”相關的專利70%以上來自于裝備制造業。


  石勇強調,“由于我國新能源裝備的快速發展,我們已經在世界上具備了一定的話語權。我國新能源裝備企業制定的產品標準已經引領發展。”


  “我國未來每年新能源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將達到萬億元以上,產業規模4萬億以上,將為我國GDP增長貢獻一個百分點,對增長貢獻率將達到20%,可以解決500萬人員的就業。”石勇表示,新能源裝備產業是中國實現雙碳目標的至關重要的保障和支撐,擁有長達40年的投資機遇,希望得到社會有識之士的廣泛關注和支持。